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報道

[中國婦女報]開拓中國農業基因工程的女院士

【字體:

上世紀70年代,范云六在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時的工作照。

 

范云六在指導博士生。攝于2000年

 

范云六向國際合作伙伴介紹植酸酶玉米。攝于2004年

  人物檔案

  范云六,中國工程院院士、分子生物學家、中國植物基因工程的開創者、國家農業基因工程學科帶頭人。1930年出生于湖南, 1952年畢業于武漢大學農業化學系,曾任國家973計劃專家顧問組成員、農作物基因資源與基因改良重大科學工程學術委員會主任等職。建立了我國農業系統第一個分子生物學研究機構,率先將分子生物學技術應用于農作物遺傳改良,取得多項創新性成果,為中國農業生物技術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祝愿祖國繁榮昌盛!科技推動農業發展!”在新中國70周年慶典即將到來之際,89歲的范云六院士在北京家中寫下了對祖國的深情祝福,并將題詞交給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借此表達自己的心聲。

  回首自己走過的數十年科研之路,這位耄耋老人滿是欣慰。

  從微生物探索到分子遺傳研究,從在中國最早開展質粒分子生物學研究,到率先將基因工程技術應用于改良農作物研究,在國內最早獲得轉抗蟲基因的水稻和棉花,培育出全世界第一例具有輸出性狀的轉基因植酸酶玉米,開發出具有優越酶學性質的乳糖酶及其高效生產新途徑……范云六將一生貢獻于中國的生物科技,致力于將分子生物學運用到農業領域,用基因技術推動中國現代農業的發展。

  幾十年執著奮斗,這位中國農業基因工程的開拓者,站在了世界農業科技革命的前沿,在中國農業生物技術史上書寫了巾幗華章。

  孜孜求學,叩開分子生物科研之門

  新中國成立那年,范云六正就讀于武漢大學農業化學系。

  在戰亂中度過少年時代的她,飽嘗山河破碎、家園淪陷、顛沛流離的苦痛。那段經歷讓范云六深切地認識到,只有國家強盛了,人民才能過上幸福安康的日子。而選擇農業化學系,是她希望運用自己所學的科技知識,造福百姓,改變中國農業的落后面貌。

  受老師陳華癸教授(后為中國科學院院士)的影響,范云六對微生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數十年后,她在《中國工程院院士自述》里這樣寫道:“這也是我致力探索微觀世界奧秘的開始和源動力。從根本上說,是我以后鐘情于分子生物學并為之奉獻了我全部精力和熱情的轉折點?!?/p>

  新中國建設初期,百廢待舉,需要大量青年科技人才。1956年,范云六被派往蘇聯列寧格勒大學深造,主修微生物學專業。在導師的指導下,她第一次從科學的深度探索了微生物與植物的相互關系,為以后從事農作物基因工程研究奠定了基礎。

  4年后,范云六學成歸國,被分配到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遺傳室工作,成為我國微生物學領域中最早從事分子遺傳研究的科學家之一。她笑言:“這是我科研生涯的真正開始?!?/p>

  上世紀70年代初,基因工程在西方國家興起,受到科學界極大關注。范云六敏銳地意識到其巨大的應用潛力,率先在國內開始質粒分子生物學研究。1976年她發表了相關科研報告,3年后成功構建了我國第一個DNA體外重組質粒。這項研究成果的取得,也標志著基因工程研究在中國正式誕生。

  1980年,范云六再一次走出國門,到美國威斯康星大學和西北大學醫學院做訪問學者,從事分子生物學研究。兩年后她從美國歸來,將當時國際最前沿的基因工程科學技術帶回了中國。

  那一年,范云六已經52歲。其時,改革開放的春風已吹遍中國大地,科技創新和應用被國家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范云六深感科技創新的緊迫和責任,在深思熟慮之后,她選擇將農業分子生物學作為新的研究方向。

  “那時,分子生物學對我國農業來說還是一片空白,我國是個農業大國,農業新一輪的革命必須有賴于分子生物技術的有機結合才能實現。因此,我選擇了農業作為我事業新的起點?!被匾淶蹦甑木齠?,范云六說出了自己投身農業生物科研的初心。

  攻堅克難,用基因技術提升農業競爭力

  1984年,范云六進入中國農業科學院,創建了我國農業領域第一個分子生物學實驗室,重點開展基因工程育種研究。

  抗棉鈴蟲曾是世界性難題。由于長期使用化學農藥,棉鈴蟲已產生耐藥性,導致棉花大幅減產。20世紀90年代上半期,一些西方發達國家的科研人員開始研發轉基因抗蟲棉。幾乎與他們同步,范云六團隊也加快了抗蟲棉的研發步伐。1993年,研究取得重大突破:人工優化了天然Bt基因的密碼,并通過人工設計與人工合成建構了能在植物中高效表達的Bt基因,能有效毒殺棉鈴蟲。

  上世紀90年代末至本世紀初,育種單位利用范云六團隊的研究成果陸續培育出了多個轉基因抗蟲棉品種。國產抗蟲棉能抗蟲又比較適合在本土種植,在與美國抗蟲棉競爭過程中逐步取得優勢,最終占據了國內絕大部分抗蟲棉市場。國產轉基因抗蟲棉的研發,為中國棉花的穩產高產做出了重要貢獻,由此也被譽為我國農業生物技術史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抗蟲棉研發成功后,范云六又把玉米基因改造作為自己的重點科研課題,一干就是12年。

  玉米富含畜禽成長所需的磷,但由于動物缺乏植酸酶,玉米中的植物磷很難被吸收,只能在飼料中添加礦物磷,以致產生大量含磷的糞便,污染環境。通過轉基因技術給玉米植入植酸酶,是解決這一難題的有效途徑。范云六和她的團隊在從真菌里克隆出植酸酶基因后,又經過反復研究實驗,完成了轉植酸酶基因玉米的分子設計,并將該基因轉入玉米胚細胞,再經過育種,得到了含有植酸酶并能穩定遺傳的轉基因玉米純合系。

  2008年,該成果通過農業部的安全評審,第二年獲得轉基因生物安全生產許可證書。對這項利用轉基因技術為畜禽有效提供“綠色磷”的研究成果,有關專家認為達到了國際領先水平,大大增強了我國農業生物技術產業的國際競爭力。

  讓科學技術造福百姓,造福人類,是范云六秉持的信念;將基礎研究和國家需要結合起來,對生產實踐做出貢獻,也是她始終強調的科研宗旨。在幾十年的科研生涯中,她用這樣的信念和宗旨,帶領自己的團隊在農業生物技術領域攻克了一個又一個難題,取得了多項創新性成果。

  甘當人梯,激勵后來者努力拼搏

  培養青年科技人才,讓農業生物科研領域后繼有人,是范云六的愿望,也是她的一項重要工作。幾十年里,她先后指導、培養了一大批研究生,經常教誨自己的學生“要踏踏實實搞研究,要耐得住寂寞,一步一個腳印地做,科研來不得半點虛假”。如今,她培養的學生大都活躍在國內外的生物科學領域,有的已成為領域內的著名專家,有的成長為科技管理專家。

  “青年是希望所在,培養新人是老一代人的職責?!狽對屏啻偽硎荊骸拔以敢飩約河杏玫鬧讀舾嗄暌淮?,也愿將我尚不知、但有一條通往可知的路指給青年一代?!?/p>

  退休后,范云六仍然關注農業科技的發展,心系青年人才的成長。2018年9月,范云六先生致信中國農科院生物所,主動提出從本人的研發經費中撥付200萬元,作為人才獎勵基金,支持生物所青年人才培養和人才隊伍發展建設。

  今年5月,首屆“范云六院士青年科技創新獎”頒獎儀式在北京舉行,范云六不顧89歲的高齡,親自到會為獲獎者頒獎,勉勵青年科技工作者努力拼搏,為我國農業生物技術發展作出更大貢獻。

  身為一名女性,范云六從不認為自己與男科學家有什么不同。她說:“我一旦認準的事情,就全力以赴,不怕苦不怕累,做就一定要做好?!彼顧擔骸昂芏嗍焙?,最后獲得成功的,不一定是最有才華者,而往往是意志最堅定、最能堅持到底的人?!?/p>

  “敬業執著,嚴謹探索,繼承開拓”,是范云六親手書寫的12字治學座右銘,也是她一生的堅持和真實寫照,更是她留給后來者的精神財富。

哈德斯菲尔德大学